原力寺
2019.11.07-2019.11.17

 

 

原力这个概念指向艺术家创作时的核心驱动力。在艺术愈发丧失自信的时代,不可避免地向外部寻求帮助,也使它不断沦为其他领域的工具,一种对于无用的恐惧侵蚀了原力。过多的媒介隔断了作者和作品,使作品丧失了本身的力。原力寺在不过度借助语言、技巧和形式的情况下,脱离精致的框架,回归玩乐精神,更多向内探索,成为一种简单的连接。

 

 

 

 


原力寺的核心是力,力就是动起来,去玩。力也需要相互作用,于是就有了一群人,一起玩,像一群鸟一起飞。在展览开幕前,我们并不知道会飞成什么样,许多后来发生的事都是随机的。
 

 

 

油罐这个机构是特别的,将五个曾经是油罐的建筑改为类似美术馆的机构,这就是一件好玩的事情。它的结构又使得在此发生的活动,与传统白盒子空间有所不同。原力寺不是用来观看的,她是一个事件。我们利用了罐内和罐外的场地,在灯光和音乐的作用下,让观众更能置身其中,共同参与这个游戏。

 

在谈及原力寺时,现场是一个很重要的词。原力带来的是感受,去感受需要身体的参与,也就是来到现场。这里的现场不仅仅是活动当晚发生时场地,也是创作的现场。原力寺把艺术发生的现场,最直接地带到公众面前。从罐外草地上的灯光、音乐、表演,到罐内艺术家和观众混作一群,随意流动(除了李燎把自己拷在原地),艺术家在布展时的玩闹状态被最大化地还原到了开幕现场。李燎甚至更退一步,直接呈现了日常生活。这些细碎相互冲击,形成了一股股力,最终这些力凝结起来,就是原力寺了。

 

李燎《马路天使》

                                      展览活动开始前,李燎提前把自己右手铐在展厅内的马路护栏上,并用西服包裹遮挡被铐住的右手,整个活动六小时期间李燎一直处于被锁状态。身边铺设了巨型管道抽风装置供他抽烟,身着导尿设备,尿袋躺在栏杆外的枕头上,还准备了一个冰啤酒的小冰箱。艺术家全程在展厅里抽烟喝酒聊天排尿。

 

胡向前《赤手空拳|超级巨星》

 

方阳《真的不行》

 

 

李明《压力》

                                                           艺术家通过对笨笨坤的生活节奏观察(线上和线下),他每天的工作特别简单,通过对压力的不同位置进行调整,让某段时间达到凝固的状态, 愿意给他点赞的观众几乎都在等待祝福的心态期待一个已知的看起来像是小心翼翼营造出惊心动魄特效的现实发生,这次在原力寺展览中,主要运用乔志兵的收藏品进行平衡术表演,艺术家进行现场把控。

 

周轶伦《浪漫山河》以荒谬社会景观为灵感的大型雕塑,融合市政建筑材料,城市人文雕塑和中式山水园林

 

田牧《循转的yama》

 

钟云舒《圆梦》

 

 

杨健《ufo》

 

 

原力也打破了外界认为的,艺术家固有的姿态,将他们从幕后拉到台前。开幕的最后,出现了一场艺术家自发的拳赛,拳赛结束后,大家又放着音乐跳起舞来。现场没有人表现出惊讶,因为这些都是自然发生的,是放松之后的状态。原力激发了真实,艺术家走下神坛,成为了真实的人。

 

 

 

Share